柯建刚:追求真理 认识真理 依赖真理 是人性的最高品德

2020-03-21 19:33   来源:欧洲网

  澳门传媒集团董事局主席柯建刚

  秘书告诉我,我的抗疫言论卷已结集准备付梓,但董事局副主席、执行总裁、执行总编辑王冰洁跟她讲,能否叫领导同志再写一篇疫情中人性方面的言论,这本大作就完美了。我说,那哥们怕我还累不死,盛情难却,我只得从令。

  其实,无论在组织还是社会里,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干不了坏事;不好的制度,会让好人变坏。我们没必要非要讨论人性本善还是本恶。合理的组织制度,必然是授权与监督同时存在的,既相信人的能力,又怀疑人的本性。但是,既要用制度来激发人性格中天使的一面,还要用制度来威慑人恶魔的一面。人的欲望是无限的,本性的好坏也是随时而变的,只有在明晰了名分之下的责权利,再有一套组织制度去监督,这样才能人尽其能、才会有一个和谐的环境。人性有光辉的一面,也有阴暗的一面。有句话说得好:不背叛,只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大,这种利诱大到一定程度,人性阴暗的一面就会被诱发。千万不要相信人性,因为只有规则和制度,才能让人性的阴暗无处发挥。

  令人不解的是,欧洲一方面有中国成功抑制住病毒的例子和榜样,用流行的话来说可以“抄作业”一番,按照中国的做法不就可以有效控制病毒的扩散吗?中国在武汉之外地区成功地控制了病毒扩散的做法,不是为欧洲提供了一个非常难得的防疫模式吗?另一方面,就在中国为应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流行病、付出经济上的沉重代价全力封城以遏制病毒的扩散之际,欧洲本来似乎应该有足够的时间来进行必要的准备,比如建立一定数量的救护中心、囤积一定数量的疫情医疗必用品、建立监控病毒传播的信息反映渠道……但欧洲似乎一切都没有做,当意大利出现疫情失控的现象时,欧洲其他国家才都表现出一片紧张景象。

  令人倍感惊讶的是,欧洲一部分国家竟对中国在短短两个月内便取得遏制疫情的巨大成功视而不见,而采取上述与中国完全南辕北辙的做法。当我们深究时,可以发现最主要还是源于对中国防疫取得成功的某种轻视甚至是蔑视原因而导致的。中国成功地控制住了疫情所采用的封城、高速建立医院和隔离区、通过社区要求民众“宅家”、外出戴口罩等多种付出惨重代价换来的有效经验完全被欧洲忽略。因为在欧洲媒体和舆论中,中国始终是一个卫生条件极其落后、医疗水平与欧洲不可同日而语的国家。这部分欧洲舆论相信,发生在中国的一切,是因为中国自身的原因,绝不会在欧洲重复。因为欧洲“有着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体系”……这尽管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偏见,却是非常现实的事实。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20年3月13日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讲话中,事先根本没有与其欧洲盟国商讨,便单方面决定向欧洲关闭美国边界,禁止欧洲人前往美国。据法国国际关系战略专家们分析认为,这是自尼克松单方面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以来,也是苏联垮台、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最严重的一次完全基于美国一国私利的单边主义决策,对欧洲的冲击是非常巨大的。而且今年正是美国轮值G7峰会主席国的一年,美国竟完全把欧洲盟国抛诸脑后而不顾,也令欧洲战略家们倍感震惊。

  这表明美国已经沦为一个完全自私自利的国家,已经完全不将欧洲的利益纳入其决策的因素之内……这将必然会对今后欧美盟友关系产生巨大的冲击。法国哲学教授布鲁诺·季格在日前发表的一篇题为“Covid-19:一个体制的崩溃”的文章中就提出,在疫情的冲击下,确实有一个体制正在崩溃,但不是人们以为的“中国”,而是西方。中国在两个月内成功地阻止了疫情的发展,“中国的社会主义证明了其优越性。因为与这样一场疫情作斗争,国家机器是不可或缺的。问题是,我们的国家机器呢?它在哪里?公众健康是它关注的优先领域吗?它有能力建立新的医院吗……”这位曾经担任过法国高级公务员的学者问道。

  欧洲和美国的某些势力很有可能为了掩饰其执政者应对新冠病毒不力的事实,而掀起一场将疫情在西方大范畴爆发的罪魁祸首归咎于中国的大规模舆论攻击,以转移西方民众对其无所作为或反应迟钝造成损失巨大的不满,代之以针对中国而引发的仇恨。当这些对中国的攻击都被事实一一击溃之后,今天在西方媒体和舆论中,正在悄悄地坐实中国是疫情产生的原始发源地的说法。一些媒体人和政客、学者开始坚持在公开场合将新冠病毒加上“中国”“武汉”等前缀,试图将中国说成是新冠病毒的始作俑者,全然不顾中国学者钟南山清楚表述的“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但却不一定发源在中国”的观点,硬要将这个“锅”扣到中国的头上。

  目前疫情正在全世界范围内爆发,有消息称美国本土的病毒患者或有可能超过了500万人,并且因为恐慌情绪蔓延,美国大批平民开始逃离本土逃往海外,对此有俄罗斯专家评价称:或许这次美国将遭到全球孤立。

  实际上在这次疫情面前,美国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与其超级大国的形象显得格格不入,目前全美共有病床100多万张,然而美国接下来的感染者可能高达500万人,医院床位也明显不够,看来美国并没有做好抗击疫情的准备,同时美国国内也没有强大的动员能力,并不能在10天内建好一座一座的医院。这也意味着美国的大部分患者无法得到应有的治疗,而这些患者继续留在美国社会,也将导致更多的美国民众感染。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有能力的民众才会选择逃离美国,这也导致美国机票水涨船高。看来在疫情面前,最赚钱的除了医疗行业,美国的航空公司也在大发横财。但这样做,也将导致更加严重的后果,那就是在这些逃离的美国民众中,到底有多少可能已经感染了病毒还犹未可知?而这些人,一旦到了其他地区,必将导致一些没有病毒的地区也变得有病毒输入了。在欧洲爆发大规模病毒的时候,美国就拒绝欧洲地区人员入境,如今美国情况更加严重,欧洲各国很可能以牙还牙。

  人是一个自由的当事人,而且我认为他具有一切必需的助力:对于真理,他能不顾在沉思中所遭遇的困难而去追求它;对于秩序,他能摆脱一切邪欲的诱惑而去遵循它。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被爱因斯坦言中了:“期望得到赞许和尊重,它根深蒂固地存在于人的本性中,要是没有这种精神刺激,人类合作就完全不可能。”因为人类处于神与禽兽之间,时而倾向一类,时而倾向另一类;有些人日益神圣,有些人变成野兽,大部分人保持中庸。要追求真理,认识真理,更要依赖真理,这是人性中的最高品德。但愿我的“间歇性神经病”病友——美国总统特朗普能有所领悟。

  (原载2020年3月21日《澳门晚报》A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