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天价诉威马:一场打击对手的商战?

2019-09-22 14:54   来源:搜狐汽车

  最近汽车圈最热的新闻莫过于吉利天价诉威马事件。9月17日,吉利状告威马汽车侵犯商业秘密案在上海高院第二法庭正式开庭,诉讼标的额堪称天价,高达21亿元,创下了迄今为止国内知识产权界诉讼金额的记录。

  穿过天价的迷雾,笔者认为,吉利的行动看似声势浩大,实际上最终极有可能雷声大雨点小,因为过程比结果重要,这场诉讼更像是一次打击行动。

  雷声大雨点小

  中国有一句成语,叫做“鉴古知今”,历史是一面镜子,从以前照到现在。吉利诉威马,既然是侵犯商业机密案,那么我们不妨看看侵犯商业机密案的历史,就明白很多事情。

  直接说结论,其一,侵害商业机密案“竟然”是原告败诉的概率更高。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2013-2017年间,在法院审判的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件中,原告败诉率高达63.19%,原告部分胜诉的案件占27.54%,全部胜诉仅占9.27%。这下,明白我上面说的“过程比结果重要”的原因了吧。

  其二,侵害商业机密案的最终赔偿额“竟然”那么低。同样来自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数据,截至目前,在全部已有侵害商业秘密案件中,法院的最高判赔额为3500万元,远低于原告在诉讼申请中主张的赔偿金额。

  为什么会这样?答案是侵害商业机密案太特殊,不仅商业机密和商业机密侵权的认定难度很大,而且在判定赔偿金额时,还会受到实际侵权特点、主观恶意程度等多重因素的影响,这导致该类案件一般周期较长,最终的结果就是费了很长时间,无法认定是否侵权,或者即使有侵权,赔偿金额大大低于原告的要求,这不是“雷声大雨点小”吗?

  同样,从之前的历史来看,都印证这个观点。如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的纠葛超过十年;富士康诉比亚迪持续五年,最终被法院驳回;新发药业和鑫富药业有关侵害商(参数|图片)业机密的案件,达六年之久;3Q大战后腾讯诉QQ,也是五年后才宣判,腾讯要求赔偿1.2亿,最终法院宣判360赔偿了500万元(参数|图片)。

  看来,侵害商业机密案通常就是雷声大雨点小,而且原告还往往没有多少收获。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教授许春明曾经在一次采访时说,“商业机密诉讼的最大难点是举证,原告举证难,而且一旦进入到诉讼阶段,商业机密就公开了,原告即使是胜诉,也是惨胜。”

  与商战的形影不离

  虽然是雷声大雨点小,但是侵害商业机密案近年来却与日俱增。最高人民法院信息中心公布数据显示,仅2017年,人民法院共新收各类知识产权一审、二审、再审案件237242件,审结225678件(含旧存),比2016年分别上升33.50%和31.43%。

  是不是反常,那么原告图什么呢?答案是另有目的。回顾之前的侵害商业机密案,一般都是和商战形影不离,精彩程度堪称大片。

  一句话来说,很多公司是用侵害商业机密的诉讼作为一种打击行动的工具,有的是打击竞争对手,有的是打击前员工,有的甚至作为一种营销手段。

  最典型的一个案例就是网易与陌陌的纠葛。在2014年,陌陌赴美上市前一天,网易突然使出杀手,一口气抛出陌陌CEO、前网易高管唐岩的违反契约、涉嫌腐败、刑责记录三宗罪。这个事情分析人士普遍都认为,网易在陌陌上市的关键期出手,就是打击对手的商战,双方既有之前个人之间的梁子,又有业务上的竞争仇恨。

  说了这么多,回到吉利诉威马,笔者认为同样如此。这个事件的导火索,就是有很深的人与人之间的纠葛。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曾任职吉利集团副总兼沃尔沃中国区董事长,威马的数名核心员工及高层管理人员均有在吉利任职的履历。

  同时,他们又有竞争对手之间的战斗。吉利作为传统汽车的代表,感受到了威马这样造车新势力的压力。据业内今年1-8月份国内新能源纯电动SUV销量排名显示,威马EX5(参数|图片)以11312的销售量排名第二,而吉利帝豪GSe(参数|图片)则排名第五。

  看着曾经的手下出去创业,本来没当回事,结果却越做越好,还威胁到了自己,这口气能忍,必须用诉讼战打击一下,这是很多类似案件的背后潜台词。

  诉讼折射造车新旧之间的变局

  吉利诉威马,背后的信息量其实很大,放在行业来看,活脱脱的折射的就是传统车企和造车新势力之间的对决,是汽车行业的大变局。

  吉利是中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商,而威马则是近两年迅速崛起的造车新势力代表。威马汽车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发展迅速,在技术研发、生产智造、商业创新等方面的成长令人瞩目。拿技术来说,威马的Living Motion三电动能系统、Living Pilot智行辅助系统和Living Engine全车交互智能引擎组成的核心技术矩阵,成为其赢得用户的重要因素,如今年1~8月,首款量产车型威马EX5以11312辆(上险数)的交付成绩位居造车新势力第一。

  对于吉利等传统车企来说,大环境的变化让他们压力巨大。据中汽协统计,今年上半年,我国汽车产销量分别完成1213.2万辆和1232.3万辆,同比分别下降13.7%和12.4%,其中乘用车产销997.8万辆和1012.7万辆,同比分别下降15.8%和14%,而新能源汽车却风景独好,规模呈持续增长态势,产销量分别达61.4万辆和61.7万辆,同比增长48.5%和49.6%。

  最近,关于造车新势力的负面新闻不少,笔者认为这都是成长路上的小磕绊,是成长的代价。我们既要看到造车新势力的问题,也要看到造车新势力给行业带来的巨大价值。造车新势力就像鲶鱼一样,搅动了汽车行业的一池春水,给行业带来了创新,也给传统车企造车压力,逼迫他们改变因循守旧,去创新。

  就拿吉利诉威马这个事件来说,对于行业的警示和启示也非常大。一方面,它提醒所有车企都要重视知识产权保护,重视技术研发。在这方面,恰恰造车新势力们特别重视。如威马就是硬创新的代表,截止2019年6月,威马汽车在设计、技术等领域的专利数量已达1076项。

  另一方面,它提醒所有车企重视人才。吉利诉威马,背后的警示是人才重视程度有待提升。人才流动是挡不住的,如果优秀的人才在一个公司不能发挥价值,肯定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为什么那么多高管出走吉利,自己创业?吉利需要思考自己在人才发展上的得与失。

  所以,吉利诉威马,虽然来势汹汹,但终究只是一次雷声大雨点小的商战。对于汽车行业来说,这场诉讼的结果其实并不重要,关键是要将其当做一面镜子,照到自己的不足,照到行业的未来大势,这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