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建刚:“备豫不虞 为国常道”

2020-10-20 18:04   来源:欧洲网

  澳门传媒集团董事局主席柯建刚

  唐•吴兢《贞观政要•纳谏》载魏征语:备豫不虞,为国常道。意思是:事先防备意外之事,是治理国家的常道。一个国家要想长治久安,就必须在平日时时预防着意外事变的发生,以免遇到灾害、战乱时无法应付,危及国家民族。当前,我国仍处在一个大有作为、大有希望、大有前途的历史战略机遇期。越是取得成绩的时候,越是要有如履薄冰的谨慎,越是要有居安思危的忧患,绝不能犯战略性、颠覆性错误。要看到中国进入新时代,战略机遇前所未有,重大挑战前所未有。

  所谓重大挑战,是指能够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造成重大破坏和严重困难的重大事件和突出矛盾,这些重大挑战既可能是根源于国内的深层次矛盾,也可能是来自国际或全球的重大危机及外部冲击。随着经济全球化的不断发展和“引进来”“走出去”战略的实施,中国以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融入世界;任何重大的国内挑战都有可能演变成国际性挑战,在任何重大国际危机爆发时,中国既不可能独善其身,又不能推脱国际责任;按照重大挑战能否被预见的特征,还可将其分为“可预见”和“不可预见”两类。所谓“可预见”(即“灰犀牛”)事件,是指该重大挑战能够被人们根据其发展特点、规律、趋势进行预判,从而在事前进行主动性防御,降低或化解其负面影响的事件。所谓“不可预见”事件,是指该重大挑战的发展规律尚未被人们充分掌握,无法就其发展趋势和可能性进行准确预判,因而只能在事中或事后进行被动性调整。虽然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但中国面临的挑战并不是以往任何国家或本国历史的重复和再现。当今我国面临的挑战具有复合型和全局型特点,这里从内部与外部两个视角展开分析。内部面临的重大挑战包括:老龄化与少子化同步加快、资源环境约束、能源气候安全更为凸显、极端突发性重大灾害冲击、国际恐怖主义危害、债务危机、信息和网络安全;外部面临的重大挑战包括:国际金融危机、地缘及冲突、核事件和核扩散。主动作为,转危为机。面对战略机遇和重大挑战,需要“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化挑战为机遇,有效应对各种挑战。

  西方一位哲学家说过,人有避苦趋乐的本性。现实生活中,人人都追求快乐,但结果大相径庭。因为,快乐是一种能力。能力是成功完成某种活动所必需的个性心理特征;实现快乐的能力既不可能与生俱来,也不可能自天而降,只能在社会生活中靠学习、靠思考、靠实践而逐步形成并不断发展提高。这种能力不论是形成过程还是外在表现,都是多方面的,择其要者,主要体现在对人要有宽容心、对事要有辩证脑、对信仰要有钢铁志上。孔子说得好:“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仁之方也,亲亲为大也;亲亲为大,和睦相处,就可快乐起来、振作起来。事情就是这样:以己为喻,方能设身处地,推己及人,容人所不及,谅人所不能,恕人所不知,礼人所不欲,让同事、同志间的快乐、和谐元素骤然变长,不快乐、不和谐的因子渐而化小;地厚者自平,宽容者自乐。人的容量和他成就的事业是成正比的;宽容者得到的不仅是快乐,还有事业的成功和发展。快乐是能力,能力兴细微。只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好学不倦,慎思不断,明辨不止,笃行不变,快乐就如万山中来的溪水那样,与日俱增,且一路欢歌走向更加美好的明天。制度是定国安邦之本,文化是国家和民族之魂。”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发展,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也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治理现代化。“我们说要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说到底是要坚定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坚定文化自信,推动文化繁荣兴盛,既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目标,又是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手段。只有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广泛凝聚人民精神力量,才能构筑起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深厚支撑;只有坚持科学理论的指引,才能建设先进文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之所以自信,很重要的一点,就在于有及其中国化科学理论的指引。曾经有人“真经”还没念好,就误导社会心理,崇洋媚外;实现民族精神浴火重生,就是要学好用好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有了主心骨、定盘星、度量衡,我们就可以从正本清源走向守正创新。

  新时代呼唤新作为,新作为成就新时代。以为核心的推进全面深化改革的创新之举,更是新时代加快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崭新契机。“时代是思想之母,实践是理论之源。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主要内容是要实现国家治理体系的制度化、科学化、规范化、程序化,使国家治理者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法律制度治理国家,从而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各方面的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国家的效能。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就是要科学解决当前的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还不完全适应的问题,解除当前的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存在的障碍和弊端,改革机构设置,优化职能配置,通过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为国家未来的发展和建设提供坚强的制度保障。这就是“创新思维推动城市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关键所在。

  (原载2020年10月20日《粤港澳大湾区报》A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