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建刚:以德交友 以理处事

2020-11-05 12:11   来源:欧洲网

  澳门传媒集团董事局主席柯建刚

  昨天晚上,我母亲在九泉之下给我微信留言:建刚吾儿,娘知道你这几天情绪不好;你们单位人事部门按规矩辞退了2名“违规”职工,那个通过“受训后无能”的“有关部门”还要为他们俩维权;娘也有想法,既然你们赢了“官司”,你为什么还要耿耿于怀呢?你这孩子,从小就是一个得理不让人的孩子,娘曾跟你说过,人要知进退;娘担心的只是那2个被辞退的孩子,不珍惜自己的岗位,就业形势那么严峻,他们到哪里就业呢?这不?美国2个70多岁的老头儿,他俩为了一个岗位,争得不亦乐乎,几乎快到骂娘的时候了……

  在岗不努力,努力找岗位。你作为亚太地区人力资源管理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你应该告诉你们人事部门,在选人用人问题上要以德交友,以理处事,择善而交;当今社会,我们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而其中大部分只是与我们擦肩而过,只有少部分与我们成为朋友,而又有许多只是与我们泛泛之交,只有极少部分是我们真正的朋友。虽然少,但这些真正的朋友却能使我们品德、修养得到提高,在我们困难中助我们一臂之力;所谓朋友,就是有交情而且兴趣相投的人,这像是“高山流水遇知音”的钟之期和俞伯牙,又像是“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的李白和汪伦,更像是穷苦的马克思遇见了恩格斯,他们两个共同研究,最终都成为了哲学史上的一代宗师。因而,知心的朋友并不多。你们人事部门和2位被辞退的职工都缺乏这种认识。

  在困难中相互扶持、相互安抚,在竞争中互相帮助,这都是做人的基本常识。员工倘若“以身相许”企业,首先要提高自己的修养和品德,“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其他人的想法也是与我们一样的。我们需要真诚待人,正是有了刘备的三顾茅庐的真诚,才有了后来诸葛亮的扶持;我们还需要宽容,我们只有宽容别人,才能得到别人的好感,才能换来下一次的交往。当然,不是对每一个人都要放松警惕,宽容以对。要是雨果宽容巴特勒上尉的行为,大概他就写不出那么人道主义的文章,他的文章也不会出现在我们的语文课文中了。在现实社会中,有许多高材生,就是结交了一些小混混,最后走上了犯罪之路。你们要把同事当朋友。有了朋友,我们可以同甘共苦;有了朋友,我们可以查漏补缺;有了朋友,我们可以互补互利。朋友、友谊,是人生不可或缺的部分,所以我们寻找朋友,是探索友谊的真谛。

  古人云:“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我们应该宽容他人、赞美他人、体谅他人,更要欣赏他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正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但肯定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只有互相欣赏而不带有一丝偏见的朋友,才算真正的知音。例如马克思和恩格斯,尽管马克思常常处于穷困潦倒的境地,但恩格斯从未因此对他敬而远之,反而一直真诚地帮助马克思,共度难关。最终,这对相惜相知的好朋友完成了伟大的《资本论》,为崇高的革命事业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由此可见,朋友之间的理解、欣赏,是多么的重要。与人相交,贵在一个“诚”字。这个“诚”,不光是忠诚,更寓意着诚心。真心实意为他人着想、为朋友分担,友谊才能地久天长。如果互相欺骗,那么原本崇高美好的感情就会变得一文不值,失去它原有的意义。作为被朋友信任的人,我们同样应该以诚相待,使友谊之花愈加可贵、持久。然而,朋友也是有选择的,并不是任何人都能交朋友。与善人居,如入芳兰之室,久而自香也;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自臭也。显然,朋友的前提,必须是一个品格端正的人。与小人成为朋友,会让我们变得凶狠残暴;与损人成为朋友,会让我们变得没有原则。因此,朋友的选择至关重要,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让我们扬起友谊的风帆,在人生的道路上勇往直前……

  人民艺术家老舍说过:“友情是生命中的一盏明灯,没有它,生存将失去光彩,没有它,生命将不会开花结果。”可见,朋友的重要,没有朋友的世界是孤独的、是寂寞的。交友需要真诚,和朋友相处,彼此都要讲究知心,讲究坦诚,讲究肝胆相照,双方都应有真实的言语、真实的感情交往,拥有赤胆忠的义气情谊。德国文学家歌德和席勒是对好朋友。席勒英年早逝,歌德无比痛心地说道:“我失去了朋友,同时我也失去了我生命的一半。”歌德将席勒比作自己“生命的一半”,可见歌德对他朋友的真诚。唐代诗人李白说过:“人生贵相知,不必金与钱。”人与人之间的友情是最珍贵的,是真金白银不可相比的,是再多的钱也买不到的。所以说,载入史册的,不是锱轶必较的利益,而是肝胆相照的情分。一份真诚的友情,可以让我们保留对真情的敏感,可以抹去眼睛上的阴影,可以使我们重新振作、重新开朗。

  唐代文学家、哲学家刘禹锡在《陋室铭》中说到:“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径”。真正的朋友,不是只给你掌声和赞美。不要拒绝真诚的话,更不要拒绝一颗真诚的心。朋友,需要的不是数量,而是质量,与有品位、人品好的人相处,才能提高自己。关心,不需要甜言蜜语,真诚就好;友谊,不需要朝朝暮暮,记得就好;问候,不需要语句优美,真心就好;爱护,不需要刻意的形式,温暖就好。真正的朋友不是不离左右,而是默默关注、一句贴心的问候、一句有力的鼓励。是否友情,要看相处;能否永恒,要看时间。日子久了,与你无缘的自会走远,与你有缘的自会留下。有些人,只可远观不可近瞧;有些话,只可慢言不可说尽。一份好的缘分,是随缘;一份好的感情,是随性。相交莫强求,强求不香;相伴莫若惜,珍惜才久。有时候,人需要的不是物质的富有,而是心灵的慰藉;不是甜言蜜语的左右,而是相通的懂得。人生中,有朋友是幸福,有知己是难得,有知心是难求。风雨时,才能见真情;平淡中,才能见真心。不相对,已然在心;不诉情,已然懂得……

  建刚吾儿,娘就讲到这里,娘要休息了……

  我嚯地座起,把我的“邻居”——我家“最高”领导给惊醒了;她一把把我搂在怀里,爱抚地问我:亲爱的,又做梦了?我无语,只是偎依在她怀里,泪水簌簌而出……

  (原载2020年11月5日《粤港澳大湾区报》A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