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中商网络:专访兆妩(woo),国潮,新消费时代的品牌复兴之路

2019-10-24 15:20   来源:欧洲网

  Z世代的消费行为及消费方式,正在重新诠释这个时代的潮流与风尚,同样由Z世代带来的国潮、洛丽塔、汉服等风格,让这个时代里的品牌商不得不重新定义品牌传播方式、更改营销策略、重塑销售渠道。

  1949年,新中国建国之后的第一家百货零售商店正式开业,仅有1000多平方米的百货商店也在它开业的首日迎来了上万次的顾客。对于当时的上海人民来说,能够去高大上的百货公司购买商品是最佳的选择。面对琳琅满目的商品及在当时优越的地理位置,也吸引了到了全国各地的国民前往。对50年代的国民而言,百货公司不单是一个可以提供商品的地方,也恰恰是一种身份、 地位的象征。

  1998年,一个醉心于天文宇宙的青年马化腾在深圳与其几位校友成立了腾讯,在此之后的1999年,马云的阿里巴巴在浙江省杭州市成立,此时,浙江省的GDP只有5400多亿,但在2017年时已经高达51700多亿,增长了近9倍。在这串数字的背后其实是:一座座高楼大厦的林立、一条条地铁贯穿城市中央、一个个通信基站铺设、一条条铁路通往了全国各地,一种新的购物方式正在悄然冒出新芽,人们的脚步贯穿在城市的地上、地下之间,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地由互联网创立出来的新经济模式。

  显然,在第一百货商店成立数十年之后的今天,人们对于消费的观念早已有了极大程度上的改变。身处于不知是否能吃上肉的那一个年代的人或许无法想象,在今天人们可以为了一杯奶茶、一杯咖啡、一件新奇的物品耗费大量时间排长队,去购买;亦无法理解原来购物不再需要去商店,只要通过注册一个账号,填下手机号、姓名即可完成购买这一行为,与此同时,算法巧妙地将你日常可能购买的商品推荐给你,让你产生重复购买的可能性。

  种种以互联网衍生出来的新消费模式,在快速渗透人们的日常生活、工作之时,也给予品牌商们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危机和挑战。

  倒推回数十年前,中国对外资开放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吸引了不少外资品牌进入中国,也正是那时候,本土品牌一度受到重压,人们对于外资品牌充满了猎奇心理,也因为外资品牌的进入,改变了国民对于产品的认知。然而随着物产的日渐丰盛,加之外资企业在中国的多种“不适应”,本土品牌顺着时代的变革悄然的崛起。谁也没想到,在2019年的今天,华为赫然的站在了苹果之上,芯片之战也数次宣告了在这场技术革命中的胜利。

  与之相对的一个现象是,老字号们在攻城略地,抢夺新战场的同时,一些新兴品牌也借势成长,方兴未艾。丝巾、围巾这类在服装行业中并不那么性感的品类,却因创始人对于古典、艺术等的执着在成立的十数年中,风头直逼该行业的龙头爱马仕。当人们看着身边的人带着绣着古典纹饰、质地轻柔的兆妩(WOO)时,也有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对此深感兴趣,进而迷恋上了这个拥有复古气息独特魅力的品牌——兆妩(WOO)。

  新时代下的新消费图谱

  日本社会学家三浦展在《第四消费时代》中对此有过这样的描述:人们借助消费手段来证明自己的态度,彰显出自己的个性,体会其带来的快乐,愿意为任何有来头和名目的消费品买单。

  城市化的进程和经济结构转型让新生代女性步入职场,在职场上大方异彩,所从事的工种、所存在的社会圈子也逐步上升至与男性比肩的态势,但大都市的高压生活,也使得单身群体激增。整个八九十年代,未婚青年的比率直线攀升,达到了改革开放之后的高峰期,社会家庭结构的改变也反馈到了消费倾向之中,也就是人们开始追求“一人食”,注重的是可以购买到一人份的食物、一人份的产品,也因而在消费市场上,增加了许多以一人食为名的消费特征。

  敏锐的商家显然很快的意识到了它的商业契机,市场上增加了以一人食的餐饮品牌,甚至于还可以租界男女朋友的形式。曾有行业统计,单身主义拥有的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机会。

  只是,单身化的存在改变的除了消费的产品形态,更为深远的影响是它重塑了消费的渠道和结构。便利店用高频打低频的“新零售”思维取代了超市百货,这种零售业态在东亚蓬勃的生命力与当地独特的高人口密度和家庭小型化趋势密不可分。单身人士没有婚姻带来的消费约束,追求精神愉悦的服务类消费在结构上增速要比商品类消费高得多。

  个人在消费上的心态与家庭型的消费心态截然不同,个人希望可以更简单、更为自由的生活方式,可以不必外出,除了工作日之外,宅在家里的时间居多,也因此这类群体对于

  视频APP、游戏、外卖的需求也更为庞大。而另一重现象是,在不少网站、电子杂志、购物APP上,都能看到“追求个性、追求自我”的标签。

  单身主义除了创造出了新的经济形态之外,也缔造出了多元化的营销方式,更是改变了传统的销售渠道。在这个过程里,单身已经不再是一个独立的群体,背后我们可以看到整个商业社会的体系变革。

  从简单、到复杂、从复杂回归自然,断舍离的概念,掀起了一波“性冷淡、ins风“,独居或者是年轻的夫妻都喜爱此类设计风格,即使是在租的房子里,也不例外。由此而生出来的蛋壳、自如的长租公寓的装修风格,都整齐划一的与此类设计风靠拢。

  可纵使是国民都认可的消费、生活方式,外资品牌似乎依旧不能完全认可,营销咨询公司Prophet日前发布的《中国最受欢迎50大品牌》调查报告中,昔日在中国市场无往而不利的外国品牌似乎在这一年遭遇了滑铁卢。苹果从2017年的第5名跌出前十;耐克从第6名暴跌至44名;宝马也很惨,从第8名暴跌至46的位置。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本土品牌,百雀羚、完美日记、李宁、伊利、蒙牛、华为等品牌日益为消费者青睐。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人们可以很轻易的购买到国外的产品,那种曾经蒙着面纱的外资品牌神秘感早已渐渐淡去,加上不少代购的产品查出来是假冒伪劣,平台也不再那么可信,本土自主品牌愈发深得人心。

  与爱马仕的品类相近,兆妩(WOO)的发展其实已经让这个行业里的本土化品牌看到了十分可观的未来。

  中国制造的崛起:国潮品牌的文艺复兴之路

  人们常讲的中国经济有三架马车“投资、出口、消费“,投资和出口都相继遇到了瓶颈,消费则成为了下一阶段经济的强劲动力,亦是社会的共识。中国品牌的崛起有时代的推力,也同样有着不可复制的文化基因。

  我始终认为,这是一个颇具有特点和值得细致研究的商业时代,新的东西诞生,旧的东西却并未被遗忘,新与旧交织在一起,循环往复。其中兆妩(WOO)便很好的将现代的工艺与传统复古的元素相结合,配以桑蚕丝制作出来的丝巾、围巾等配饰柔软、亲肤,且能在生活、休闲、工作任何一个场景之中佩戴。尤为重要的是,本土品牌更为注重品质。

  古朴之美,底蕴非常,蕴含的商业机会,比以往都要多。中国有近14亿人口,消费潜力无限深远。从日本的发展经验去看的话,当前国潮现象绝非是昙花一现,它或许是未来中国消费市场的长期方向。这背后有几个不可忽视的支撑点:以Z世代为代表的年轻人成为了消费主力,世界工厂的高效供应链基础扎实、中国文化审美的日趋复兴。

  当你处于这个时代的中心,你会发现这一代人还有一个特点,她们很自我,这种自我不是自私,是独立。现代女性的都里面比过去要盛,因为她们大多都可以凭借自己的工作和爱好来帮助自己实现自己的需求。在我身边,不少年纪超过30以上的独立女性,未婚,但拥有一定的可支配现金流,她们每年定期出国旅行,会在美妆产品、服装上给予自己一定消费空间。相较于Z世代,她们的精致、优雅,也更贴合兆妩(WOO)的品牌。

  追求古典之美,也同样很在意产品本身的品质。品质对于一个品牌而言,有着不可言喻的意义,差一分不够,多一分则显得你更为细致。兆妩(WOO)的消费群体是一群拥有自主选择权,有品位,懂生活的人。与Z世代对产品的消费认知截然不同的是,她们更注重生活本身。

  这也为打造本土品牌的企业提供了不可多得的经验,比如在设计产品的同时,要多思考产品本身的属性。在销售渠道上,兆妩(WOO))恪守产品的品牌调性,所有门店均在CBD开设,门店的设计融合了国际顶尖设计师的设计理念与中国古典元素相互结合,透明玻璃的橱窗里,灯光明亮,将一条印有百花的丝巾照射的明媚动人。只不过,若要走上世界级的舞台,世界级的元素亦不可或缺。选择CBD开店仅仅是兆妩(WOO)的经营策略之一,目前,兆妩(WOO)在门店选址上几乎只覆盖一线城市,这也很符合产品本身的价格与价值。尤为重要的是,直营门店的策略也大大降低了品牌品质的不确定性。

  但从当前消费市场形态来看,传统文化渐入回暖的阶段里,有一个核心不可忽视的关键——数字化管理的兴起。

  品牌的崛起背后,中国制造的数字化管理之路

  电商的鼎盛时期,浙江省中部的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大约在两千年前后便将电商规化纳入管理体系。与此同时,外资企业由于一系列优惠政策的褪去,加之跨国的管理模式和复杂的体系逐渐暴露出与本土文化不匹配的危险因素,百思买、家乐福、玛莎中国等外资企业纷纷退出中国。彼时,以工业4.0为载体的管理理念渗入到了全球的企业文化中。

  如果你问工业4.0究竟给企业带来了怎样深远的影响,兆妩(WOO)的RFID技术采用就给出了强而有力的答案。

  中国的文化辐射力愈发强韧,倘若你忽视了李子柒的影响力,那就很容易错过中国文化影响力增强带来的本土品牌成长。倘若你不曾仔细研究数字化赋予企业的根本价值,你或许也无法真的了解兆妩(WOO)为何如此成功。

  兆妩的供应商上海中商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CCN中商)为兆妩提供了物联网领域中最为先进的RFID技术(射频识别),针对终端门店面临的诸多痛点,将原本需要3小时才能完成门店2000件的商品盘点,提升至单人30分钟完成。

  稍微慢一秒,你便可能措施许多机会,服装业尤为如此。Zara的供应链有多快,快到可以在同品牌产品出新品之前已经迅速的将新品问世,这里面体现的是强大供应链的结果。在这个所有企业都在谈论如何降本增效,去产能,优化供应链来为达到销售增长的商业世界中,除了要面对管理体系的重塑,还要及时的应对市场可能随时迭代的规律。

  伴随RFID技术的落地运用,消费还能通过魔镜屏幕的智能化应用减少消费者试戴的环节,技术手段可以帮助消费者快速的看到自己的试穿效果,配合不同衣服,不同场合,直观看到效果,亦也减少了消费者的时间,进而提升了消费者的整体购物体验。

  过去的十数年,中国的整个经济消费环境有显著的变化,尤其是互联网经济时代的到来,尽管给与消费市场提供了极大便利性,却也出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比如品质,品质是产品的关键,如果品质不好,消费者的体验就会下降。

  本土化品牌的竞争力背后是国力的支撑,但也必须将品质始终铭记于心。做品牌要做大,走向世界,就要从内到外,全渠道进行管理。RFID加快了盘点的效率,人工成本就减少了,与此同时,一物一码能帮助企业实现从上游供应链到生产环节及分销商的整个行为管控,从根本上保护了品牌、消费的利益。CCN中商坦言。

  倘若要给予兆妩(WOO)一个完整的释义,就是能够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始终保持匠人的精神和态度。将艺术打造成生活方式的消费观,是企业的文化理念,亦是消费者渴望看到的。